技校生为什么不比大学生差?真相在这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11 10:07:14

“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孩子上职中、职业技术学院!”这是许多一辈子当工人的父母的心声。

认真看完全文,你会懂:技校生其实不比大学生差!





中国“500强”,“四川造”仅有18家,这其中,有7个酒类品牌。


世界“500强”,“四川造”榜上无名。


在第十一届四川名牌442个名牌产品中,在中国“500强”中寥寥无几的占有率让我们疑惑,打响“四川造”,我们不缺标准、不缺制度,缺的究竟是什么?


今年3月8日,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一句话让我们如梦初醒:


 “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


质量强省,让“四川造”走向全国,走出中国,我们缺的是工匠精神。




世界500强榜上无四川品牌


从北京来成都旅游的朋友问记者,四川的知名品牌有哪些?


除了回答那倒背如流的“几瓶酒”之外,记者语塞了。


的确,“五朵金花”的名气已被川人骄傲地展示了很多年,但再难找到其他替代。


一组数据让“四川造”陷入尴尬。


2015年6月16日,北京。世界品牌实验室(WorldBrandLab)主办的“世界品牌大会”上发布了2015年(第十二届)《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打开长长榜单,仔细寻找四川的身影。

在这份基于财务、消费者行为和品牌强度分析而获得的中国品牌国家队阵容中,共有18个四川品牌获此殊荣,四川品牌占有率为3.60%,位列第八位。


但这其中,仅有两家企业的影响力来自世界,它们分别是排在18位的长虹以及24位的五粮液。


而其余品牌中,影响力均来自国内。而这其中,共有7个酒类品牌,如郎酒、泸州老窖、剑南春、水井坊等。


2015年,《财富》发布最新一期世界500强排行榜,这份被誉为“终极榜单”上,“四川造”榜上无名。


数据告诉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442个四川名牌产品,无一获得世界500强。




四川“质量强省”步伐提速


 时间倒回到1992年11月,四川省人民政府颁发了141号文件,把“坚持质量第一”方针、树立“质量是四川的生命”作为全省质量工作的指导思想。闪烁着使命光芒的字眼,第一次出现在了省政府的文件上。


2009年11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文件,为贯彻落实《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全面推进质量兴川战略的若干意见》,推进“两个加快”,省政府决定成立四川省质量兴川战略工作领导小组。


2013年12月,四川省人民政府决定将“四川省质量兴川战略工作领导小组”更名为“四川省质量强省工作领导小组”。


至此,打响“四川造”的步伐更加坚定。


四川省人民政府省长尹力也坦言,我们也要看到四川不足的地方,例如发展质量和效益还不够高,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服务业发展总体滞后。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一些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盈利水平下降、亏损面扩大,工业投资增长乏力等。……打响“四川造”,实现质量强省,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工匠精神的打造,正是我们加快“质量强省”步伐的核心。




工匠精神的诠释


小张是成都一名普通快递员,每天的工作就是将包裹运送到每个订户手里。


在小张看来,干快递这个活,虽然累点,但是简单,不需要太多技术,每天早上将要运送的包裹放到车上,对小张来说,放包裹并不是件难事,除非包裹上写有轻拿轻放,否则小件包裹直接扔,大件包裹让同事帮忙抬着扔。每天,小张的运货三轮车上的包裹都乱糟糟堆成一座小山,“一天能送几百件。”小张说,效率很高。


同样是快递,我们来看看日本是怎么做的?


在东京街头,不时能看到大和运输、佐川急便等快递公司的厢式货车停在路边,司机兼投递员小心翼翼地搬下货物,用小平板车推到客户门口。


日本的快递公司服务很周到,针对易碎品会非常细致地包装,不仅贴上易碎品标识,甚至葡萄酒还会标出方向,确保酒瓶口一直朝上。而且,快递员在发送时对邮件的保护很细致,如果邮件标注含糊会仔细询问,易出危险的邮件会分门别类并贴上易碎或者精密仪器等标识。


与日本快递比起来,我们很快,但缺乏工匠精神。


那么,什么是工匠精神?让我们来看看一些经典说法与做法。


1560年,瑞士钟表匠布克阐释过工匠精神:“一个钟表匠在不满和愤懑中,要想圆满地完成制作钟表的1200道工序,是不可能的;在对抗和憎恨中,要精确地磨锉出一块钟表所需要的254个零件,更是比登天还难。”


正如他所说,制表匠的工作繁琐而枯燥,花一整天打磨一个零件也是平常的事情,正是这种精神,让瑞士表独步天下。如今,“德国制造”已成为质量和信誉的代名词,大到挖地铁的掘进机,小到文秘工作中的订书机,从质量上讲都是世界第一


“德国制造”的优势在于它的质量,它解决问题的专有技术,它优秀的售后服务。德国企业发展的一般产品都是具有世界领先水平、高难度,别国一时无法制造出来的产品。”莱卡相机、Dornbracht、万宝龙、朗格手表、嘉格纳厨具……“德国制造”并未考虑用价格优势去冲市场,连德国人自己都承认“德国货就是物美价不廉”。


“德国制造”给工匠精神做出了最好的诠释:不仅仅是把工作当作赚钱的工具,而是树立一种对工作执着、对所做的事情和生产的产品精益求精、精雕细琢的精神。




技校生其实不比大学生差


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日本有3146家,为全球最多;德国有837家、荷兰有222家、法国有196家。在中国,创业历史超过150年的企业有六必居、张小泉、同仁堂、陈李济等,屈指可数。


为什么长寿企业扎堆在那几个国家?要知道,德国半数劳动力持有技工证书,声望比肩大学教授,他们才是奥迪、宝马、奔驰等德国制造的保障。


不知道你是否还曾记得那些伴随我们成长的四川老品牌、老字号:红岩墨水、泸州火柴、天府可乐、成都牌电视……太多太多的童年记忆,随着时代变迁,在市场竞争中慢慢消亡。


考察它们消亡的原因,我们不难发现,质量短板、创新短缺,让它们在市场竞争中落败。


在四川,我们不缺技术,也不缺制度,为什么独独缺工匠?原因在于,我们缺乏培养工匠的土壤和氛围。


在“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的当下,社会对技术人才——工匠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而塑造工匠的环境却并不理想:由于社会对职校文凭歧视、就业质量总体偏低、政府支持力度不足等,不少职业院校常年遭遇报名人数持续低迷的尴尬。


“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孩子上职中、职业技术学院!”这是许多一辈子当工人的父母的心声。


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讨厌进工厂、讨厌制造业,因为年轻人觉得在制造业不仅看不到前途,而且收入低。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现代教育集团董事长苏华提到,2014年,全国普通高中招生人数796.6万人,中职招生619.8万人,普职比约为1.3:1,远低于国务院提出的 “总体保持中等职业学校和普通高中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的要求。2010年至2014年,全国中职学校减少2063所,在校生减少38%,专任教师减少28%。




人们对职业学校的偏见,与职业教育就业质量总体偏低有很大关系。大多数职校毕业生只能选择待遇偏低、不稳定、缺乏福利保障的工作。一份关于中职毕业生就业情况的调查表明,中职生高就业率难与“高福利、高收入”画等号,八成中职生起薪在2000元以下。


不仅如此,在择业、升学、报考公务员等各个方面,普遍存在对职校生的政策限制和歧视。“找工作时,很多企业一听到我是大专毕业的,连简历都不看,就直接把我拒绝了。还有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大部分岗位都要求本科学历以上,我连考试的资格都没有。”毕业于成都某高职院校的李力告诉记者。


但职业技术教育在国外却是另一番景象。


在德国,一半的中学毕业生不选择上大学,而是走进职业学校,德国的职业教育甚至被喻为“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在德国,身怀绝技又一丝不苟的技术工人被企业主们视作珍宝。德国技工工资高于全国平均工资,技校毕业生的工资几乎普遍比大学毕业生的工资高,大学毕业生白领的平均年薪30000欧元左右,而技工的平均年薪则是35000欧元左右,不少行业的技工工资远远高于普通公务员,甚至高过大学教授。




再好的设计都需要工匠去完成


一个个鲜活的事例提醒我们,工匠精神是产品升级、技术精进的核心要素。


来自酒泉卫星发射基地的消息说,上世纪90年代,我国火箭发射曾出现几次失败,原来是发动机的焊接点承受不了上天后的高压,而最终解决这个关键的是一名技师。基地专家学者们感言:“科学家设计得再好,工人的制造跟不上,设计也只能是个梦!”


一个个成功的事例也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工匠精神。


2015年11月,国产C919大型客机总装下线。全国人大代表、中航工业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洪建胜很自豪。“这是创新精神和工匠精神的共同体现。”他说,工匠精神在我们高端制造行业,是核心竞争力之一。创新成果是一个从产品设计到制造再到市场的过程,设计师重要,技术工人同样重要。


洪建胜讲了一个例子:我国第二代、第三代电子对撞机中的漂移室制造,需要在直径1米的物体上打3万个孔,定位的精度和孔的精度要求非常高,没有顶尖的数控操作工,这个工作完成不了。


作为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首席专家、“歼10战斗机之父”,他曾先后出任歼7C和歼10战斗机的总设计师,是我国飞机战术和气动布局专业的创建人之一。


相传宋文骢曾经拿着一个用木头连夜刻出来的飞机模型,赶到北京拿下了项目。后来那个木头模型发展为歼10,成了宋文骢一生的巅峰之作。


在歼10战斗机的研制中,宋文骢的主要贡献首先是发展鸭式气动布局技术,提出歼10的总体设计方案。同时,宋文骢培养造就了一支优秀的人才队伍。在歼10研制过程中,宋文骢强调飞行员要参与设计,并根据飞行员的意见不断进行修改和完善,极大地提高了人机功效。


宋文骢老先生的付出,就是工匠精神。“四川造风电产品走出去,工匠精神是必备的。”全国人大代表、东方电气风电有限公司研发中心主任工程师赵萍曾提到,东方电气的风电产品能在激烈竞争中占据市场,靠的是产品自主设计和主要部件的自主化生产。“如果主要部件工艺达不到,质量肯定上不去,也就不可能走出去。”赵萍说,四川由制造大省向制造强省迈进,创新精神和工匠精神都是核心驱动力。




找寻身边的工匠


在四川,我们并不缺少工匠的典范。


在大多数四川企业家眼里,追寻“工匠精神”的步伐从未停歇,打响“四川造”,他们“质”在必得。


时间过得既漫长又飞快,陈卫社从最开始的技术员到如今升达林业地板生产管理总监兼温江地板车间主任,转眼间就过了17个年头。


1999年,陈卫社来到了刚刚成立4年的升达林业,企业老总对质量的重视,让陈卫社干起事来意气风发。1999年,陈卫社离开木材厂进入刚成立4年的升达林业,在车间里做技术工,一做就是17年。“老板特别重视技术和质量,在公司是总裁直管质量。”说到这儿,陈卫社眼神里透出一股自豪。


 “做技术的,必须得抱着一丝不苟并且非常严谨的工作态度,出不得任何差错。坚持才能换来成功。”正是这份坚持成就了现在的陈卫社。



1985年,成都彩虹集团的第一床电热毯问世了,最简单的发热丝、最简单的拨档开关,却在一问世就打开了市场。而当时梁冰还没有进入成都彩虹集团,“我是半路出家的,没有参与第一床电热毯的制造,挺遗憾的。”


但1998年的3起事故把电热毯推向了风口浪尖。这3起事故的原因都是使用者出门时忘记关闭电热毯开关,随后引起了火灾。


事故发生后,当时正在厂里做技术工的梁冰在车间里一站就是12个小时,3起严重事故,原因都是出在电热毯自身的缺陷上,如果可以解决这个问题,那就不会危机使用者的生命安全。


痛定思痛,梁冰开始反思,不断地做实验,不断地改进。反复实验后,梁冰终于和他的团队研制出了特别安全电热毯——当电热毯温度过高时,会自动切断电源。


2000年特别安全电热毯问世后,广受欢迎。


1975年7月,张安秋进入原郫县豆瓣厂,从事郫县豆瓣生产制作至今已经40年了。2008年张安秋获得成都市非遗传承人称号,2009年获得四川省非遗传承人称号,2015年申报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说起这些荣誉,张安秋笑了笑说,“做出让老百姓满意的高质量产品才是我们的追求。”


如何在原有的基础上,将豆瓣进行改良?这是张安秋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张安秋组织团队以传统晒制发酵技艺为基础,在充分保证手工制作风味不改变的前提,进行技术改良:变传统自然发酵为水浴保温发酵,经过反复试验,水浴保温发酵工艺趋于成熟,发酵周期缩短至60天,且不再受季节的影响,年产量由原来的不足百吨剧增到一万吨,为郫县豆瓣工业化生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响当当的通江银耳,让出生在通江银耳发祥地的龙旭感到无比自豪。但由于缺技术,银耳生产基本靠赌运气,农民投入常常打水漂,龙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立志要学好银耳栽培技术,帮助父老乡亲增收致富。


在很多人看来,提高银耳栽培技术,对于缺技术、缺设备、缺资金的龙旭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龙旭做到了,他生产的菌种在周边县市普遍试验中,均获高产,他总结出的“三早”栽培技术比常规栽培明显增产。


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没有想象中顺利,每每看到袋料银耳假冒通江银耳充斥市场,龙旭总是要与店主理论几句。他反复想,为什么福建、河南无论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都远不及通江,而银耳产量远远超过通江呢?究其原因,无外乎技术落后。


为改变这一现状,龙旭先后到华中农业大学、上海农科院、福建三明真菌研究所等大专院校和科研单位学习银耳栽培技术,熟知银耳生长情况的龙旭,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经常就一些细节向专家反复提问,反复研究,直到弄明白为止。


2011年,龙旭请华中农业大学周玉林教授到通江授课,分析龙旭总结的第一手资料,亲自指导试验,经多次重复分离、提纯、复壮,终于找到了适合通江气候特点的高产段木银耳菌种,总结出了段木银耳“三早”(早砍棒、早接种、早出耳)栽培技术。




质量强省呼唤更多工匠


无论是中国制造思维还是中国智造精神,都需要一种工匠精神,而这种精神,中国人并非先天不足,而是后天发育不良。只有用良好制度的土壤才可以培养出制造业的工匠习惯,只有把工匠习惯升华为工匠精神,才能培养真正的“一代名匠”,也许这是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必经之路。


 “工匠精神是一种价值追求,就是讲求精益求精,在各行各业都需要。”全国人大代表、成都市副市长傅勇林认为,四川需要一大批 “大国工匠”,应在全社会呼唤工匠精神的回归。


“产业工人的水平代表了一个国家的产品质量水平。谁是产业工人质量的代表呢?那就是工匠精神。”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经信委主任陈新也提到,产品生产过程中有很多环节,直接影响质量的是产业工人。


经历30多年粗放、高速的发展,中国企业已脱离“人无我有”的低端竞争状态。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正以“用脚投票”的方式,提醒“中国制造”的短板。


这样的现实,一方面提醒我们要加快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生产出更多高技术含量、高品质的产品;另一方面也启示我们要重视对“工匠精神”的塑造和培育,这样才能进一步提升国内工业制造水平。


 “工匠精神”不仅意味着内心笃定而精于细节的执着,更需要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与韧性。不为外界所扰,按既定目标,把事情做好,是回应各种质疑的最好答案。充满活力的四川,离不开天马行空的“才气”,也需要脚踏实地的“匠气”。“工匠精神”背后,是人人都能创新的宽容,是人人都会成功的可能。


来源:消费质量报

发表